展览信息
第四十二期LAS | 影像中的城市漫游 (二月 5, 2017 10:23 下午)
(九月 15, 2016 10:11 上午)
柏林电影节|主竞赛片单揭晓 (一月 21, 2016 1:57 上午)

穿梭于暴乱和欢庆:柏林劳动节

2015年4月29日
2,435 Views

Myfest的名字由Maifest(五月节)而来,顾名思义,庆祝五月的到来。在五月一号这天,kreuzberg区会聚集3万多年轻人用酒精小吃音乐来欢庆五一节,在五月刚刚温暖的阳光下,舞台边簇拥着满眼望不尽的人群,这都是柏林Myfest的驱动。

myfest-kreuzberg-berlin31160741

等等,这天不是那个耸人听闻的暴乱劳动节吗:每年一到五一,柏林会动用大量警力,来警惕左派分子和新纳粹游行队伍制造的骚乱,而一旦夜幕降临,斗殴,骚乱,混战会愈演愈烈,警车被烧被砸更是每年必不可少的助兴节目。

Feuer+neu

不错,自1889年在巴黎第二国际大会上确立了五一劳动日以来,5月1日这一天便代表着底层阶级争取到自己权益的战利日。在世界范围内,这一天也伴随着社会个大阶层大大小小的游行而不得安宁,暴力分子们积压了一年的愤世嫉俗必须要用放火,砸车,打斗来发泄。

Kreuzberg_1_mai_2009

德国最具代表性的五一暴乱就位于柏林Kreuzberg区。Kreuzberg区的Lausitzer Platz每年都有街头节庆的传统,转型为“泄愤”的游行则起源于1987年的五一节,那一年正是德国抵制人口普查的敏感年。当天,原本祥和的街头人群因为警察突袭位于Kreuzberg区“抵制人口普查办公室”而变得骚动起来,游行活动也渐渐演变为放火烧车砸店的暴力行为。此后每年的五一节柏林的警方都会警惕这片区域的暴力事件,当然那些精力旺盛的极左极右青年们也没有让警察失望,总能用各种暴力手段挥洒尽报复社会的肾上腺素。

Skalitzer_Straße_1987_01

想要平息五一节的烈焰,以暴制暴当然不是可持续性的对策。2001年的五一节,柏林自由大学社会学教授Peter Grottian提出“Denk Mai Neu”(为五月来点新的)的理念,提倡政府举办节庆,撤除警力,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度过五一。2003年,柏林警方便贴心地想出了了一个“维护Kreuzberg和平”的方案:举办Myfest节,给假日里的柏林人一个真正欢庆的可能,从而减轻游行带来的暴动率。

Berlin-Kreuzberg_Myfest_2014_Mariannenplatz

1024px-Besucher_beim_Myfest_2011

Myfest的活动区域位于Kreuzberg区的Orianienplatz, Mariannenplatz和Lausitzer Platz三块绿地附近,节日当天空地上会搭建起大大小小的舞台,供乐队剧团做街头演出用,小吃铺酒水铺也会在街边琳琅满目。因为整个街区被封锁,柏林五一游行的区域已经被隔离开,大家大可暂离愤青们的纷扰,好好享受节庆的氛围。

91a1067

91a1067

借着Myfest的热闹,沐浴着初夏阳光的Kreuzberg区别具一番风情。大家可以放心地在这个政治色彩浓重的节日里,带着过节度假的心情,在kreuzberg街区穿梭平和却热闹的人群,真正的享受工人阶级先辈们为我们争取来的假日福利。

MyFest_2015_Programm_Plan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