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信息
第四十二期LAS | 影像中的城市漫游 (二月 5, 2017 10:23 下午)
(九月 15, 2016 10:11 上午)
柏林电影节|主竞赛片单揭晓 (一月 21, 2016 1:57 上午)

第三十五期LAS Subculture & Underground City

2016年6月14日
953 Views
第一次与郑轶有交集,可以追溯到两年前,当时一篇名为《反骨柏林》的系列文章一夜之间在朋友圈被疯转,利落的文字把柏林刻画的精准又生动,让每一位常住或短居于此的“柏林人”都能在里面遇见自己。那时,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和郑轶的缘分并未止于作者与读者之间。
640-6
文/郑轶
柏林很穷,可是柏林很性感。这是一个以年轻人亚文化为主导的城市,仿佛人们的心智和城市气质都停留在青春期。柏林的城市魅力来自于它的包容性,它足够宽容,也赋予你足够的自由,这里年轻人,仍然乐此不疲地方那把“有趣”和“酷”作为评价人的最高级形容词,而最低级评价则是“乏味”。
一个好的城市,可以让每个人活出自己的样子。
以柏林为切入口,从战后反文化运动(Counterculture movement)以及垮掉的一代开始聊一聊波西米亚文化的精神遗产,聊一聊普世价值和年轻人的城市亚文化,包括LGBT群体,嬉皮,hipster,电子乐俱乐部文化,当代艺术,欧洲左翼传统,素食主义,涂鸦朋克,迷幻剂文化,灵修冥想,疯狂以及无限的创造力…以及这一切围绕着的欧洲文化的核心思想Humanism–人文主义,以人为本。
亚文化说的是以年轻人为主导的另类文化。“Alternative”这个词语我们习惯性地翻译成“另类”,而它的本意是说“另一种选择”,另一种选择,另一种可能性,另一种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正如龙应台写,逝去的60s,70s以及80s,所有的“伟大”都发生过了,我们的时代已经不再有任何“伟大的特征”,有什么大事能让我们去冲撞,有什么重要的议题让我们去反叛呢? 我们的时代仿佛是个没有标记的时代,连叛逆的题目都找不到,因此我们退到小小的自我。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品味,设定自己对与错的标准,一切都是小小的,个人的。
这是一个全球化经济体时代,一个多元价值并立的时代,也是一个流动的时代。不安于室的年轻人虽然没有捣鼓出什么大成气候的叛逆运动,却也是这样小小的,个体的,用一种平静安宁的姿态诉说着自己的态度和主张。他们在反抗着全球化经济的同时,也在努力布道着一样被称为是“另类全球化运动”,这种跨越种族语言文化背景国籍的普世价值观念包括了从巴黎大革命时代的精神核心—自由平等和博爱,以及关于人与人的尊重,信任,回归自然,追求独立思考和精神自由。
欧洲那些城市的精英文化和小资情调是贩卖给游客的,满足于他们的预设立场和刻板印象。而在地图上,在那些乏味矫情而华丽苍白的城市地下,却有一座座看不见的城市,那是关于地下年轻人亚文化的天堂。
我们来聊一聊这些地图上看不见的城市,聊一聊多元价值和多元生活方式,以及一个充分包容和尊重多元并立的社会形态,一个“和而不同”的大同世界。感谢每一种不同,每一个拥有尊严的独立的个体存在。世界因此而丰富充满生命力。
时间:2016年6月21日 19:00
地点:Chentee
地址:Uhlandstraße 147, 10719 Berlin
注:图片与文字内容来源于郑轶,由 LAS 编辑整理。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