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信息
第四十二期LAS | 影像中的城市漫游 (二月 5, 2017 10:23 下午)
(九月 15, 2016 10:11 上午)
柏林电影节|主竞赛片单揭晓 (一月 21, 2016 1:57 上午)

第二十七期LAS回顾 社会剧场 边走边演

(王萃/文)

这是我们第一次有关戏剧的讨论,也是第一次四位专业嘉宾对谈。LAS特邀Dora-中英文双语写作者、戏剧编剧、疯剧场剧评人程月旻策划并主持,携手台湾戏剧工作者温思妮对谈表演艺术家小珂和视觉艺术家子涵。小珂活泼爽朗且极具爆发力;子涵外表安静内心超级表演控,从她们刚刚在汉诺威结束的表演《我们抱歉第通知您》入手,Dora大有见地地品评和提问,小珂与子涵则真诚且机智诙谐的回答引导大家理解,思考社会戏剧的存在意义与艺术精髓。

_ENN1319

第二十七期LAS现场 ©勞建樺

_ENN1320

第二十七期LAS 四位嘉宾聊戏剧 ©勞建樺

为什么要做剧场?什么是其它媒介不能替代的?台湾的当代戏剧几乎是完全从西方移植过来的,中国的戏剧则是中西方的混合产物。传统的剧场着重“在场”,虽然现在很多媒介可以更快速更直观,但是剧场仍然存在的原因是它需要观众出席,着重现场观感。

就小珂而言,剧场是最真实,最理想的创作空间。她抛弃传统剧场的专属权,彻底回归个人的真实。她认为剧场是一种乌托邦的存在,在剧场里可以实现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东西,完成现实中很难发生的对话。

摄影出身的子涵进入剧场的原因很单纯,他要追求小珂!于是他发现了剧场中最吸引他的能量,就是对现场音乐,场布,影像的把控欲。作为表演者,子涵不需要任何转换,他在生活本身这个最大的剧场里,以一种自然而然,做自己的方式表演。

L1004702

四位嘉宾 左起 温思妮 小珂 Dora 子涵 ©勞建樺

我们抱歉的通知您:

《我们抱歉的通知您》是小珂和子涵一个剧场系列作品的名称。也许大家都有过这种经历,就是在机场候机室内会经常听到这句话“我们抱歉的通知您……”。对小珂而言,这句话强势到不给人留任何余地,大家必须接受,“这也映射了我们在上海的一种生活状态,也是一个引发点”。

这个作品70%取决于现场,30%是讨论创作概念、装置以及他们整个表演的结构。现场观众的反映和回馈对这件作品是完成这件作品的重要因素,一种主动与被动互相拉扯的关系,这种强迫性的对抗是她们完成接下来表演的前提。

《我们抱歉的通知您》在汉诺威的表演其实并未结束,当小珂背着一个大垃圾袋,里面装满表演时用过的白布走出表演空间的时候只是一个间歇的开始,一年后她们会再回来完成她们的谢幕表演。而这件作品在汉诺威的演出仅是她们的第三站,第一站是在上海朱家角,第二站是在日本横滨。每次演出的内容都不一样,子涵和小珂会与当地社会,文化,人民生存切合,并且绝对拒绝重复地表演,因为每一次表演中全情投入所得的感受和效果是在接下来的重复表演中永远达不到的。

L1004697

我们抱歉的通知您:我们必须聊聊社会戏剧 ©勞建樺

我们必须聊聊社会剧场

严格意义上讲,“社会剧场”在戏剧学术语汇中是不存在的。小珂用这个词一方面是强调一种对抗性。对抗传统剧场中那些固有的体制和管理。另一方面,她们的表演贴近当下社会发生的事情,所以,她们选择离开剧场,走进更自由的空间,面对最真实的观众,以一种遭遇的形式与他们产生关联。

在这种与观众互动性极强的社会剧场形式中,如何调动观众,让他们真正理解艺术家的表演,是艺术家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也是小珂和子涵一直反思的问题。小珂说:“可能由于我之前学新闻专业,造就我无法忽视一些社会问题,很多时候,这些问题在我身体里无法消解,我就通过创作和表演来完成身体里的垃圾排泄,去治愈自己,但是,我经常意识到这种治愈是无效的,所以我开始反思我的表演,考虑如何用更有智慧的方式去表达”。而其实,艺术就是一种呈现、传达、提出问题,小珂的作品给观众提供了更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让观众获悉一个艺术家的激进态度,也是某种程度上的成功。

L1004696

第二十七期LAS 小珂子涵的社会戏剧 ©勞建樺

接下来的创作,小珂和子涵坦言在考虑当下热门话题“广场舞”,思妮想做一个Game Labor游戏实验室。我们希望能够早日看到她们的新作,也祝愿她们在剧场领域获得更多的理解与支持。

 

注:文字由LAS编辑,图片版权专属 勞建樺,胡奕麟所有,授权LAS使用,不得转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