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信息
第四十二期LAS | 影像中的城市漫游 (二月 5, 2017 10:23 下午)
(九月 15, 2016 10:11 上午)
柏林电影节|主竞赛片单揭晓 (一月 21, 2016 1:57 上午)

解读汉堡火车站“附录/Parergon”

2015年1月28日
1,941 Views

(Keshen/文)

从未想过自己会写一篇介绍现当代艺术展览的文章。我很喜欢博物馆,然而我总认为,一个左脑控制,理性大过感性的人,即使站在Andy Warhol的巨幅名作《Mao》或则Joseph Beuys宛如工业垃圾的作品《Fettecke》前,唯一能发出的感叹就是“啊哈”而已。

DSCN1024

柏林当代艺术馆汉堡火车站镇馆之宝《Mao》

A visitor looks at installation during the exhibition 'Beuys We are the Revolution' at the The Hamburger Bahnhof museum in Berlin

博伊斯作品《Fettecke》

 像我一样在审美层面上无法欣赏现当代艺术的人,被逼着去看展的时候难道只能百无聊赖的走马观花吗?借着参观汉堡火车站博物馆(Hamburger Bahnhof)大厅特展“Parergon/附录”经历,我终于体会到了了现当代艺术可以吸引我的一个层面:那些隐藏在展品背后耐人寻味的故事们。

汉堡火车站(Hamburger Bahnhof)顾名思义曾是柏林通往汉堡火车的始发站。1846年建成,1884年后相邻的Lehrter Bahnhof(就是今天的柏林主火车站)接替了它的功能。 1906年经过装修的汉堡火车站成为了皇家交通博物馆。 然后两次战争的破坏,使得处于东西柏林交界处的汉堡火车站博物馆遭到了长期废弃。1984年与柏林的轻轨经营权一同,汉堡火车站被交由西柏林政府管理。1987年它被改造为当代艺术博物馆。而原本交通博物馆的馆藏,被送给了德雷斯顿交通博物馆和柏林科技馆。汉堡火车站博物馆大厅展馆本身粗旷的钢筋结构,也被粉饰成了一个白色的中性空间。

csm_12_MCD_Koppelkamm_Hamburger_Bahnhof_1984_26ae05f65b-1

曾经的汉堡火车站

照片 27.01.15 00 07 42

今天的汉堡火车站

这样的彻底的改造引起了很多柏林人的不满,他们曾经期盼交通博物馆可以恢复机械主义的原貌,他们中有些人甚至立誓永不踏入新修的汉堡火车站博物馆。

就像汉堡火车站一样,博物馆本身也是一件件承载故事的展品。往往人们都在关注展览本身,很少注意博物馆和它们之间的联系。殊不知,每一个博物馆背后都隐藏着多少让人唏嘘感概的故事。为了筹备“Parergon/附录”,这位墨西哥女艺术家Mriana Castillo Depall走遍了柏林的博物馆,采访了和博物馆展品相关的人的展览,试图用“Parergon/附录”这个展为我们讲述柏林博物馆的二三事。

 

《街边卖地毯的波斯商人》&《The ruins of Mshatta》

柏林国家美术馆的档案室里,Mariana Castillo Depall发现了Osman Hamdi Bey的这幅作品《街边卖地毯的波斯商人》。

26010

Osman Hamdi Bey的作品《街边卖地毯的波斯商人》

让她感到突兀的是,Osman Hamdi Bey的知名度根本无法和柏林国家博物馆的其余馆藏相提并论,而且画作本身的质量也及不上其余作品。除了他在某些细节上画工的相对粗糙(我当然是没有发觉),另一个明显的特点是,Osman Hamdi Bey 将自己两次画在了里面。在这幅《街边卖地毯的波斯商人》画中,地毯商人和富家女左边分别是两个以他自己形象为原型塑造的人物。

这种玩笑般的画风和国家美术馆的馆藏整体风格并不十分相符。更为引起她注意的是,档案资料对这幅作品的记录存在几处矛盾。部分记录中这幅作品被列为博物馆收获的赠品,而部分记录中它被列为购入的收藏品。

Mariana 在探寻这幅画背后的故事时发现了它与Pergamonmuseum/佩加蒙博物馆里《The Ruins of Mshatta》的联系。 在“Parergon/附录”展中 Mariana Castillo Depall将Mshatta遗址的立面的装饰花纹图样原大小画在了白色的幕帘上,可能是因为,当年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看到 Mshatta立面花纹的照片便认为它简直如萨珊布料变成了石头一般。威廉二世十分喜欢 Mshatta的图案并声明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件巨大的珍品带回德国。Osman Hamdi Bey 在奥斯曼帝国负责文物管理和保存,经他的努力 1884 年奥斯曼帝国颁发了禁止运出出土文物的条例。

Pergamon_Museum_Berlin_P3

佩加蒙博物馆里的《The Ruins of Mshatta》

照片 27.01.15 00 26 45

在展览“附录”中艺术家将Mshatta遗址的装饰花纹图样被呈现在白色的幕帘上

然而德国的官员和考古队显然遵从着他们皇帝的嘱咐,针对 Osman Hamdi Bey热爱绘画一点展开了攻势。Mariana Castillo Depall 经过研究估计,柏林国家美术馆收购的这幅《大街上的波斯上地毯商人》便是属于德国与 Osman Hamdi Bey秘密交易的一部分。最终德国获权将他们发现的文物的一半运会德国。《The ruins of Mshatta》 也在1903至1904Hedschas Bahn/汉志铁路建造过程中作为奥斯曼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Abdul Hamid II)给威廉二世的礼物送抵柏林。当艺术涉及政治的时候,像柏林国家美术馆这样庄严的艺术机构也不得不做出妥协。

“纳粹”艺术家 & “犹太”艺术家

展厅的一头有一间小白屋,屋里墙面上挂着几张照片,讲述的是艺术与政治的另一个故事:

被纳粹定为“堕落艺术家”的Willi Baumeister参观了纳粹承办的伟大德国艺术展(Große Deutsche Kunstausstellung)三次,并买回了一本展览的图鉴。1939年末到1940年初之间,他分别在展览的图鉴插图上涂鸦:英俊神武的古罗马神话英雄的男性器官成为了涂鸦人物的鼻子,美女的乳房组成了涂鸦人物的眼睛;并且他大胆地把这些涂鸦作为明信片寄给他的朋友,都邮寄成功,没有被审查。

照片 27.01.15 00 28 55

Willi Baumeister的涂鸦作品

被Willi Baumeister涂鸦的图鉴中有不少是Arno Brecker的作品,这个被纳粹“纠正”过艺术家 Arno Brecker早期崇尚的是罗丹(Auguste Rodin)开创的现代雕塑艺术,20世纪20年代Arno Brecker长期居住在巴黎混迹于法国艺术圈。1934年Arno Brecker回到了德国,深受法国艺术圈影响的他被纳粹政府定义为“堕落和倾法的”。和这个时期纳粹德国影响下的大多人一样,Arno Brecker选择了妥协。他在经典雕塑方面的造诣迎合了纳粹对雅利安人躯体美的追求。很快他成为了希特勒欣赏的纳粹御用雕塑家,他被纳粹宣传系统评为“新德国风”的标竿人物和“德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雕塑家”。

纳粹战败后,在去纳粹化进程中,这个曾为纳粹政治宣传提供了诸多艺术方面支持的Arno Brecker仅仅被定义为了“盲从者”(Mitläufer),从而躲过了更严厉的处分。Arno Becker声称,自己一直都有尽可能的帮助犹太艺术家。据他自己描述,纳粹占据巴黎时期他帮助毕加索逃避了盖世太保的追捕,从而避免了遣送集中营的命运。

 

照片 27.01.15 00 30 15

根据黑白照片复制的康定斯基作品《两种红色》

 

放置在“Parergon”展览的铜制头像雕塑《Max Liebermann’s Death Mask/Max Liebermann的死面像》则是Arno Becker证明自己和犹太艺术家关系密切的另一个物证。Max Liebermann是个德国著名犹太画家,也是Arno Becker的朋友。他死后,他的遗孀托付Arno Becker以Liebermann的遗容为模型塑造头部塑像,就是所谓的死面像。战后Max Liebermann的死面像最终交托由柏林犹太博物馆保管。然而犹太博物馆却不知如何处理这极附争议的作品,始终将这死面像留在了档案室,没有展出。1981年一个名为Bodo von Langenn的私人收藏家为了筹划“Arno Breker作品中的人类肖像”展览,向犹太博物馆提出租借Max Liebermann 的死面像。他的要求遭到了拒绝。不仅如此整个展览也受到了德国文化界的强烈抵制。Arno Breker的纳粹背景使他如纳粹时的“堕落艺术家”一样不被主流所接受。直到今日Max Liebermann的死面像也没有在犹太博物馆展出,而是被竖立在“附录/Parergon”的展厅之中。他虽已紧闭双目,却似乎仍在审视着人们,引发人们的思考,艺术家是否需要为社会负责任,艺术是否可以脱离历史政治背景而被单独审视。

max liebermann

《Max Liebermann’s Death Mask》

“附录/Parergon”展的展品数量委实不多。除了之前介绍的展品以外,大堂中零碎散落着几件交通博物馆当年遗留的器物,时刻提醒我们这个汉堡火车站经历的故事。另外展品中比较独特是一把轮椅,讲述德国浪漫主义画家Carl Spitzweg最著名画作“穷苦诗人”(der Arme Poet)如今下落不明的离奇故事。然而跟着讲解,我在这停留了将近1个半小时。可能如果单纯以审美的眼光,这个单独买票需要8欧的展览(学生票4欧,包括汉堡火车站博物馆常驻展的联票单价14欧,学生票7欧),我恐怕10分钟就逛完了。但与讲解员的交流反馈中,“附录/Parergon”带我认识了博物馆幕后的故事,让我思考了艺术家对社会的影响和责任,不同历史政治背景下审美的变化。我认为一个在审美层面上无法欣赏现当代艺术的人,跟从讲解或者找到相关的背景资料定能获得文化层面上的满足。

照片 27.01.15 00 25 57

展览以火车站指示牌的方式展示历史故事

 

照片 27.01.15 00 26 18

讲述“穷苦诗人”下落不明的轮椅

 

照片 27.01.15 00 27 22

附录展览部分作品

 

1月28日中午12点,汉堡火车站博物馆将会举办主题为“艺术与政治”的讲解;1月31日12点的讲解主题是“什么是艺术?”。对此感兴趣的朋友不要错过。

 

 

Leave A Comment